wwwyabo124

  他艰难地操作着机身从枝桠中撤退,但是接踵而来的另一记重击又打偏了他们,使得他们直接卡在了树枝上动弹不得。保护的隐形屏障在巨大的冲击力下渐渐消失,他们的机体逐渐一寸寸暴露在森林上方。巨人猿丑陋且峥嵘的脸近在咫尺。它的巨掌——一只带着尖利巨爪的黝黑手掌抓住了他们的战斗机。

wwwyabo124

  罗伊斯坐在柳无咎右手边的驾驶座位上,一头墨色的长发尽数垂倾在椅子背面,由于戴上了战斗用的护目镜,他一张面庞显得愈发苍白安静,他们都沉默着,装备齐全地等待着,直到看到那个令人肃然起敬又毛骨悚然的巨大身影的那一瞬间。

  轰地一声,橙红色的火焰在他们前方炸开,与此同时——霎那间,那巨人猿的脖颈动了。看似迟缓,事实上只是一秒间——浑浊的白色巨眸透过雾霭直直转移瞪了过来。混沌而疯狂的目光,他们清晰地看到它垂在长鳄鱼一般的嘴吻旁的长长涎液,涎液在它脸旁重重一甩,甩在了他们的战斗机前屏上,令机身一个颤动。

  轰地一声,橙红色的火焰在他们前方炸开,与此同时——霎那间,那巨人猿的脖颈动了。看似迟缓,事实上只是一秒间——浑浊的白色巨眸透过雾霭直直转移瞪了过来。混沌而疯狂的目光,他们清晰地看到它垂在长鳄鱼一般的嘴吻旁的长长涎液,涎液在它脸旁重重一甩,甩在了他们的战斗机前屏上,令机身一个颤动。

  轰地一声,橙红色的火焰在他们前方炸开,与此同时——霎那间,那巨人猿的脖颈动了。看似迟缓,事实上只是一秒间——浑浊的白色巨眸透过雾霭直直转移瞪了过来。混沌而疯狂的目光,他们清晰地看到它垂在长鳄鱼一般的嘴吻旁的长长涎液,涎液在它脸旁重重一甩,甩在了他们的战斗机前屏上,令机身一个颤动。



  柳无咎的全部精力都集中在不让它发出哪怕一声一息的声响上——这次他们的任务是突袭而不是正面对决。因为和那如山庞大的怪物即使是借助武器也不可能轻易取胜,于是他们想出了有些卑鄙的最终决议:偷袭。

  他艰难地操作着机身从枝桠中撤退,但是接踵而来的另一记重击又打偏了他们,使得他们直接卡在了树枝上动弹不得。保护的隐形屏障在巨大的冲击力下渐渐消失,他们的机体逐渐一寸寸暴露在森林上方。巨人猿丑陋且峥嵘的脸近在咫尺。它的巨掌——一只带着尖利巨爪的黝黑手掌抓住了他们的战斗机。

  罗伊斯坐在柳无咎右手边的驾驶座位上,一头墨色的长发尽数垂倾在椅子背面,由于戴上了战斗用的护目镜,他一张面庞显得愈发苍白安静,他们都沉默着,装备齐全地等待着,直到看到那个令人肃然起敬又毛骨悚然的巨大身影的那一瞬间。

  罗伊斯坐在柳无咎右手边的驾驶座位上,一头墨色的长发尽数垂倾在椅子背面,由于戴上了战斗用的护目镜,他一张面庞显得愈发苍白安静,他们都沉默着,装备齐全地等待着,直到看到那个令人肃然起敬又毛骨悚然的巨大身影的那一瞬间。



  柳无咎的全部精力都集中在不让它发出哪怕一声一息的声响上——这次他们的任务是突袭而不是正面对决。因为和那如山庞大的怪物即使是借助武器也不可能轻易取胜,于是他们想出了有些卑鄙的最终决议:偷袭。

  他艰难地操作着机身从枝桠中撤退,但是接踵而来的另一记重击又打偏了他们,使得他们直接卡在了树枝上动弹不得。保护的隐形屏障在巨大的冲击力下渐渐消失,他们的机体逐渐一寸寸暴露在森林上方。巨人猿丑陋且峥嵘的脸近在咫尺。它的巨掌——一只带着尖利巨爪的黝黑手掌抓住了他们的战斗机。

  他艰难地操作着机身从枝桠中撤退,但是接踵而来的另一记重击又打偏了他们,使得他们直接卡在了树枝上动弹不得。保护的隐形屏障在巨大的冲击力下渐渐消失,他们的机体逐渐一寸寸暴露在森林上方。巨人猿丑陋且峥嵘的脸近在咫尺。它的巨掌——一只带着尖利巨爪的黝黑手掌抓住了他们的战斗机。



  柳无咎的全部精力都集中在不让它发出哪怕一声一息的声响上——这次他们的任务是突袭而不是正面对决。因为和那如山庞大的怪物即使是借助武器也不可能轻易取胜,于是他们想出了有些卑鄙的最终决议:偷袭。



  柳无咎的全部精力都集中在不让它发出哪怕一声一息的声响上——这次他们的任务是突袭而不是正面对决。因为和那如山庞大的怪物即使是借助武器也不可能轻易取胜,于是他们想出了有些卑鄙的最终决议:偷袭。

  罗伊斯坐在柳无咎右手边的驾驶座位上,一头墨色的长发尽数垂倾在椅子背面,由于戴上了战斗用的护目镜,他一张面庞显得愈发苍白安静,他们都沉默着,装备齐全地等待着,直到看到那个令人肃然起敬又毛骨悚然的巨大身影的那一瞬间。

  轰地一声,橙红色的火焰在他们前方炸开,与此同时——霎那间,那巨人猿的脖颈动了。看似迟缓,事实上只是一秒间——浑浊的白色巨眸透过雾霭直直转移瞪了过来。混沌而疯狂的目光,他们清晰地看到它垂在长鳄鱼一般的嘴吻旁的长长涎液,涎液在它脸旁重重一甩,甩在了他们的战斗机前屏上,令机身一个颤动。

  罗伊斯坐在柳无咎右手边的驾驶座位上,一头墨色的长发尽数垂倾在椅子背面,由于戴上了战斗用的护目镜,他一张面庞显得愈发苍白安静,他们都沉默着,装备齐全地等待着,直到看到那个令人肃然起敬又毛骨悚然的巨大身影的那一瞬间。

  他艰难地操作着机身从枝桠中撤退,但是接踵而来的另一记重击又打偏了他们,使得他们直接卡在了树枝上动弹不得。保护的隐形屏障在巨大的冲击力下渐渐消失,他们的机体逐渐一寸寸暴露在森林上方。巨人猿丑陋且峥嵘的脸近在咫尺。它的巨掌——一只带着尖利巨爪的黝黑手掌抓住了他们的战斗机。

  轰地一声,橙红色的火焰在他们前方炸开,与此同时——霎那间,那巨人猿的脖颈动了。看似迟缓,事实上只是一秒间——浑浊的白色巨眸透过雾霭直直转移瞪了过来。混沌而疯狂的目光,他们清晰地看到它垂在长鳄鱼一般的嘴吻旁的长长涎液,涎液在它脸旁重重一甩,甩在了他们的战斗机前屏上,令机身一个颤动。

  罗伊斯坐在柳无咎右手边的驾驶座位上,一头墨色的长发尽数垂倾在椅子背面,由于戴上了战斗用的护目镜,他一张面庞显得愈发苍白安静,他们都沉默着,装备齐全地等待着,直到看到那个令人肃然起敬又毛骨悚然的巨大身影的那一瞬间。

  罗伊斯坐在柳无咎右手边的驾驶座位上,一头墨色的长发尽数垂倾在椅子背面,由于戴上了战斗用的护目镜,他一张面庞显得愈发苍白安静,他们都沉默着,装备齐全地等待着,直到看到那个令人肃然起敬又毛骨悚然的巨大身影的那一瞬间。

  罗伊斯坐在柳无咎右手边的驾驶座位上,一头墨色的长发尽数垂倾在椅子背面,由于戴上了战斗用的护目镜,他一张面庞显得愈发苍白安静,他们都沉默着,装备齐全地等待着,直到看到那个令人肃然起敬又毛骨悚然的巨大身影的那一瞬间。

  罗伊斯坐在柳无咎右手边的驾驶座位上,一头墨色的长发尽数垂倾在椅子背面,由于戴上了战斗用的护目镜,他一张面庞显得愈发苍白安静,他们都沉默着,装备齐全地等待着,直到看到那个令人肃然起敬又毛骨悚然的巨大身影的那一瞬间。

  轰地一声,橙红色的火焰在他们前方炸开,与此同时——霎那间,那巨人猿的脖颈动了。看似迟缓,事实上只是一秒间——浑浊的白色巨眸透过雾霭直直转移瞪了过来。混沌而疯狂的目光,他们清晰地看到它垂在长鳄鱼一般的嘴吻旁的长长涎液,涎液在它脸旁重重一甩,甩在了他们的战斗机前屏上,令机身一个颤动。



  柳无咎的全部精力都集中在不让它发出哪怕一声一息的声响上——这次他们的任务是突袭而不是正面对决。因为和那如山庞大的怪物即使是借助武器也不可能轻易取胜,于是他们想出了有些卑鄙的最终决议:偷袭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